第151章

作品:《清穿之盛宠皇贵妃

放下手中的碗,眼神顺着视线落在上面。
  “两个月了。”
  她身子本就没毛病, 之前一直没有怀孕不过是因为气血不足, 治好之后,万岁爷日日疼她,她不出意料的便怀上了。
  所有的一切都在意料之中, 这个孩子来的不早不晚,刚刚好。
  盛琼华大概是累了,或者是一切都尘埃落定开始不屑于去伪装, 以至于被康熙抓到了把柄, 捕捉到了眼神中那点细微的变化。
  他扬起手中的信纸, 捏成拳头的手指上青筋冒起:“你知道朕会过来。”他用的是肯定句, 语气也是坚定的让人没法反驳。
  此时他站的笔直,头微低着,帝王天生的气势完完全全的泄露出来,微低的下巴,下垂的眼帘,高高在上却又睥睨众生。
  “说!”
  他一声厉吼下,盛琼华也随着开口:“是。”盛琼华正视着康熙的眼神,眼中完完全全没半点隐瞒:“嫔妾知道万岁爷会来。”
  她自然知道!
  没有她跑回秀水苑,万岁爷就不会回乾清宫,也就看不见放在书案上《白头吟》,这结局是她环环相扣来的,她自然知道万岁爷会过来。
  “好!好的很!”康熙咬着牙,作势要发火,“朕倒是当真出息了,如今被你盛嫔把握入手心里,玩弄的团团转。”
  康熙气的牙齿都在打颤,手中举着的信封拿在手中如落叶一样啪啪作响,不知明的一股怒火心口上开始上涌,五脏六腑都带着恨。
  他三两步的走上前,随手抄起一侧的花瓶就要往外扔,浑身上下都带着泄露不出去的怒火,只他手腕刚拿到花瓶,半空之中就要往下砸的时候。
  软塌上,盛琼华猛然之间闭上了眼睛,她整个人往后缩,双手护住了肚子,身子微微在颤抖。
  康熙的手都要往下砸了,此时看见这一幕临到这又开始反悔,手中的花瓶到底还是没砸下去,硬生生的磕在了桌面上。
  “砰——”的一声巨响,庆幸的是,花瓶没碎。
  可软塌上的人到底还是害怕了,整个人随着那声音开始一颤,那一刹那,随着她浑身泄露出来的惊恐,万岁爷垂放在身下的手也开始在颤抖。
  他后退一步,几乎是狼狈的坐了下来,他发现自己舍不得,若是那花瓶真砸到地上,吓坏了她,他发现,哪怕是只有一丝半点的可能,他也不愿意尝试。
  康熙坐拥帝王宝座多年,头一次察觉到自己的害怕与不可言说的后悔。
  “罢了……”他无声的一句呢喃,软塌上的盛琼华忽然睁开眼睛,没看见花瓶在地上碎了一地,她歪了歪头,似乎是有些疑惑。
  随即眼睛往他那儿看去。
  几乎是瞬间,她从软塌上跑下来,动作太快,她赤着脚连鞋都没来的急穿,如乳燕一般投入他的怀中。
  “万岁爷。”她蹲在他膝下,扬起下巴。
  红唇轻微的呢喃了一声,下一秒,盛琼华的下巴被他一把捏紧,康熙没说话,只垂着眼睛往她眼睛里看。
  “万岁……”盛琼华不反抗,但双手却捧着他下垂的手腕,眼睛盯着他的掌心:“您手破了。”她双手之间,万岁爷宽大的掌心上一片片的血痕。
  是他刚刚放下花瓶后,自己掐出来的,鲜血睡着掌心往下滑,他指甲上面都是血迹。
  “流血了……”她喃喃的,康熙下意识的想缩回手:“不碍事。”
  下一秒,盛琼华却低下头,她红唇凑到他掌心,在那血迹斑斑上轻轻落下一个吻。他坐着,她跪着。
  他高高在上,她模样虔诚。
  所以的不甘,所有的怨气,这半个月来日日夜夜的折磨,荣妃最后那些话,如咒语一般的每个夜晚都在脑子里徘徊。
  可神秘的……都在这一刻顷刻之间全部消失不见。
  康熙闭上眼睛,徐徐的吐出一口气,再睁开眼睛,那双泛着血丝的双眼,已然变了,琉璃般的眼珠子开始漆黑又暗沉。
  他那只没有受伤的手附在盛琼华的脑后,手指在那顺滑的头发上抚了抚,随后手腕开始微微用力。
  下榻的腰渐渐直起,盛琼华抬起头,本就嫣红的嘴唇上染上一滴鲜血。
  那是他的,是他掌心之中的血。
  康熙的眼睛盯在她的唇瓣上,那一滴血却如同最好的媚.药,让他下腹一紧,浑身燥热。放在他后脑勺上的手开始用力。
  他兜住她的脑袋,将人整个往面前一拉。
  下一秒,他低下头,吻住那主动送上门的唇瓣,细细地,一点一滴,完完全全将那滴鲜血都吞咽入他的骨血之中。
  爱么?呵……不爱朕也没有关系。
  这一世,你与我之间缠绵,如这骨血一这般彻底的融合在一起,这就够了!
  ***
  万岁爷与盛嫔的冷战,在大半个月后,万岁爷亲自去秀水苑后宣布告终。
  后宫的妃子们整日的眼睛都要看穿了,也没看见盛嫔失宠不说,她反倒是越发的受宠起来,如今万岁爷日日去她屋中不说,连乾清宫的奴才都般过去了。
  说是万岁爷下了命令,不准打扰了娘娘。
  就这样小心翼翼的伺候着,直到过完年才传出消息,万岁爷亲自宣布,盛嫔有了身孕。
  之后便是入住长春,加以册封。
  封号已经出来了,禧,福禧,禧是快乐幸福,吉祥如意的消息。
  光凭这个封号,足以让任何人知道,未来这位禧妃娘娘,是如何占据万岁爷的心上,成为他心尖上的第一人。
  可随着圣旨下来,所有人都傻了,“咨尔盛嫔盛琼华,柔嘉表度,秀外慧中,雍和粹纯,姓行温良,赏长春宫,封禧贵妃。”
  盛嫔一跃之上,成为这后宫名副其实的女主人,禧贵妃。
  那年的冬雪,足以让所有的人都难以忘却,禧贵妃就如同那悄然绽开的牡丹,开始在这紫禁城中绽放了。
  风华绝代,艳丽无双。
  她让所有人看见,什么叫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
  乃至于,日月如梭,白驹过隙,紫禁城中改朝换代不知多久,后宫的老人们忆起当年,依旧是一副羡慕至极的模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