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章

作品:《破云2吞海

一件崭新的警服外套,双手插在裤袋里。阳光投下他斜签拉长的身影,与一排排灰色碑影平行,一时竟然分不出彼此。
  “没想到你真的同意了把解行的碑立在这里。”林炡从张博明的墓碑前转过身,“本来冯厅还找我商量,打听你会不会像把步重华那样把骨灰迁到北边去,图以后祭拜方便呢。”
  黑白照片上的解行风神俊秀、目光明亮,而吴雩眉宇间已经落下了细微的风霜,闻言摇摇头:“他没有骨灰,碑立在哪里都一样。”
  林炡不由默然。
  “再说他是在云滇长大的,也许更想跟自己的同伴和战友相聚在一起吧,毕竟特情组在这里埋下了很多人。”吴雩向周围望去:“想象一下他们在我们头顶上聚众斗地主,还是挺开心的。”
  林炡哑然失笑:“是,所以我死后也想埋在这里。你呢?”
  吴雩开始没吭声,林炡揶揄地瞅着他,半晌才听他淡淡道:“我跟步重华说了不用埋。找个水边把骨灰一撒,我自己会努力流到海里,随着水蒸气上升云层,雨一下遍布神州大地,就可以在这片国土上到处跑了,说不定还能来找你们打牌呢。”
  “……”林炡眨巴眨巴眼睛,半晌嘶地吸了口气:“老年夕阳游啊,看不出你还挺时髦!”
  吴雩大笑起来。
  林炡笑着摇头,转身沿着来时的路向陵园出口走去:“过段时间公安部组织网侦攻破马里亚纳海沟网站服务器,到那时候我还要带人去津海,回头记得请我吃饭! 走了!”
  吴雩没有回头,只挥了挥手,两人的身影在灿烂阳光下渐行渐远,山坡下林炡的司机已经抱着他的电脑和厚厚几摞公文资料,等在了车门旁。
  风吹过初春的草地,发出悉悉索索声,仿佛无数轻声笑语逶迤而去。吴雩站在那里,唇角边笑容渐渐消失,怔怔看着石碑上那张曾经与自己十分相似的笑脸,许久半跪下身,把额头抵在了照片上,深深地、彻底地吐出一口颤抖的气。
  这时一只手在他肩上拍了拍,随即有人俯下身,在墓碑前放下一大束郁郁葱葱的浅紫色小花,薄荷清新的香气扑面而来。
  “你相信死后的世界吗?”吴雩闭着眼睛问。
  步重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相信。你呢?”
  “……”吴雩轻轻呼了口气,余韵有些岁月淡去后悠久的苦涩:“生离死别过的人才会相信死后还有一个世界。”
  春回大地,天空阔远。吴雩睁开眼睛站起身,与步重华并肩而立,阳光穿过斑斓树影映在他们脚下,石碑上英姿勃发的解行、制服挺拔的张博明、以及成排或清晰或泛黄的照片和名字,凝固着无数段战火纷飞的岁月和永垂不朽的传说,与他们静默对视。
  “我小时候曾经梦想,等长大以后去很多地方,带着相机用脚步丈量辽阔山河,没想到后来却成了用脚步丈量无数个犯罪现场的警察。”步重华笑了笑说:“如果有一天我死了,就把咱俩的骨灰混一混,让人一道撒水里吧。等春雨过后万物萌发,漫山遍野的新生命欣欣向荣,那些向死而生的英魂都会相聚在天上,与我们重新相逢。”
  “那时咱俩该多老了?”吴雩不由笑起来。
  步重华沉思片刻,“起码得有八十了吧。”
  “你表兄说他要活到九十七呢。”
  “那我俩也努力一把活到九十九,不能输给别人。”
  “可我都不知道我生日是哪一年……”
  “今晚回家就给你好好过生日,啊。”
  ……
  两道彼此相依的身影顺着长长石径,走向烈士陵园外一望无际的石阶,阳光下盛开着星星点点无数小花。远方的风从淡蓝色群山中来,穿过苍劲松柏与巍峨墓碑,穿过他们伤痕累累而彼此紧握的手,向山下广阔、太平的人世间迤逦而去。
  风雪散尽,征程漫长。
  深蓝色警服外套随风扬起,两道身影并肩而行,走向烈日苍穹下灿烂的国土与家乡。